海口的夜生活非常著名,曾传说:“不到海南不知道身体不好”

不夜城的传说

海口的夜生活曾经非常著名,外面经常传说:“不到海南不知道身体不好。”其实那不过是海南建省之初百业待兴,因此度秩序有些混乱,如今,早已沉寂许多,让不少慕名而来的人失望。不过总算还有些酒吧可以去去。

海口的酒吧早期集中在海甸岛,海口最早的酒吧雪屋酒吧,就开在海甸岛上的一家五星级宾馆寰岛大酒店旁边,当时主要是针对寰岛酒店的客人的。有些客人尤其是外国人夜不能寐,想找个地方坐一坐,喝杯酒。雪屋酒吧是我一个朋友开的,他从英国留学回来,觉得酒吧在西方很普遍,中国迟早也会多起来就开了这么个酒吧。但事与愿违,当时不少年轻人看西方、香港电影看多了,误以为酒吧是胡搞乱来的地方,结果很长一段时间,正经客人来的不多,流氓烂仔倒经常光顾,还吸引来不少打扮得妖艳的女子,惹出很多事端,隔一两天这里就要出点或大或小的事,很不好经营。我后来还以雪屋酒吧为背景写过篇小说《蓝吧》。

不过很快地,这一带酒吧迅速地多了起来。你想想,海口本来就是一个不夜城,不喧嚣到凌晨三四点是不会安歇的,那时又是海口最热闹的一个时期。再说,在海口这种地方,多少人夜夜笙歌,多少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多少人无所事事,还有那些失意者,那些心灵无所寄托者,那些一天到晚寻找刺激者,他们全都拥到酒吧里来了。这里很快成了酒吧一条街,什么摩根船长、红蜘蛛、TT吧等等,每晚人进人出,喧闹不已。就像北京三里屯,是人群的集市。

海口比较有情调的酒吧是位于海甸岛沿江四路鸭尾溪旁边的鸭尾溪一号酒吧,鸭尾溪一号酒吧设在一栋欧洲风格的尖顶大楼的一楼,装修简洁幽雅,全是白色的桌布,烛光点点。坐在格调别致的鸭尾溪一号酒吧,人会变得意乱情迷,似乎渴望些什么,盼望发生一点什么,而且这个位置相对隐秘,不是在大街旁,而是在一个街道的拐角,周围平时相对静谧。隐密的氛围往往有一种催化作用,情调于是变得微妙。我听说一些男女故事常在这里发生。

这些年位于海边的复兴城酒吧一条街逐步取代了海甸岛的地位。因为就在海边,可以坐在露天,吹着凉爽的海风,喝着红酒或果汁,身心很快就放松了。柔曼的音乐随风传过来,这样更容易进入气氛。坐得久了,累了或闷了还可以到海边散散步。这真是很好的催情的方法,约女孩在这种地方多呆几次,没有不悄然动心的。有时还有月亮来相助,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很有古诗里“除却天边月,无人知”的意境。远处还有渔火点点,让人容易软弱而惆怅,又感到温馨,正是适合爱情的氛围。这里消费与一些五星级宾馆不相上下,可见爱情有时真是很奢侈的。

海口的酒吧还有一个特点,很多并不喧闹,反而很安静,是一个适合安静地聊天或谈情说爱的地方,酒吧里人也不多,主要是白领或三十岁左右的大龄男女的天地。那些喜欢喧闹的更年轻的新人类全去了迪厅,或转移到了茶馆。这倒使得海口的酒吧有了特色,不同于其他城市。

另外即使是喧闹的酒吧,也比内地的好些,这是因为海口酒吧把摇滚乐调慢了,所以又叫“慢摇吧”,据说这是海口的发明呢。阿伦故事、克拉斯、如花是其中人气最旺的。一些乐队也来自菲律宾。